<form id="l53rd"></form>
<address id="l53rd"><listing id="l53rd"></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l53rd"><address id="l53rd"><nobr id="l53rd"></nobr></address>

    <address id="l53rd"></address>

    <noframes id="l53rd"><address id="l53rd"><nobr id="l53rd"></nobr></address>

      紙業觀察
      【全部專欄作者】    
       
      山東首富李洪信:追逐太陽神話
              作者:人物故事       發表時間:2011-03-15   
      【文章摘要】他白手起家,30年后成了山東首富。他將一個村辦小廠發展成今天全國最大的民營造紙企業。他不斷超越自我,追逐著太陽一路高歌。


      太陽紙業董事長李洪信

        2010年10月23號,這一天,山東太陽紙業董事長辦公室的電話驟然響個不停,打電話者指名道姓要找李洪信。經多方了解大家才明白,新公布的福布斯中國富豪榜,李洪信三個字赫然在列!其家族財富名列富豪榜第74位,出人意料地成為那年的山東首富,一向異常低調、默默無聞的李洪信,一夜之間成了各方爭論和關注的焦點,一個白手起家的農村漢子,憑什么一下子聚斂了天文數字的財富?他又是如何30年磨一劍,締造造紙行業太陽神話的呢?今天讓我們一同走近太陽紙業,走近李洪信……

        走進太陽紙業,走進李洪信30年苦心構建的工業王國,一下子躍入眼簾的便是那碩大嫣紅的企業標識,這一輪冉冉升騰的旭日,仿佛在昭示著李洪信這位傳奇的創富英雄,在中國造紙業中不可忽視的地位。然而,作為太陽紙業的締造者和財富神話的擁有者,李洪信卻表現得異乎尋常的低調。

        李洪信:從干這個紙廠,當這個廠長,差不多快30年了。始終就是什么呢,超越自我,比較能吃苦,比較不服輸,敢于超越自己,敢于創新這么一個人吧。

        30年,李洪信將一個村辦式小廠發展到今天擁有員工10000多人,銷售額突破200個億的全國最大的民營造紙企業。他所經歷的順與逆見證了企業從無到有的發展奇跡。

        1953年,李洪信出生在兗州農村,生活的困境使他早早的就擔負起照顧家庭的重擔。

        那個時候都很困難嘛,父親身體也不太好,家里沒有勞動力嘛那時候,所以說我們家還是比較困難。

        記者:您那時候上學了么?

        李洪信:那時候也沒有學上,就在家里做農村的一些農活,放羊,割草,拾糞,農村的活全都干過應該說。拾糞那時候,太陽不出來,這一圈這十幾里路回來,收完回來了。后來干,我干裝卸的,干裝卸工還干了三年到四年吧。

        記者:那時候您多大?

        李洪信:18虛歲就干裝卸,干到20多歲。

        記者:就在兗州?

        李洪信:就在兗州,在火車站,卸火車,裝汽車,卸汽車,干這些事。

        記者:那時候您一天工作多長時間?

        李洪信:十幾個小時吧就是,至少十幾個小時,

        記者:干裝卸一天還得工作十幾個小時,那時候身體吃得消嗎?

        李洪信:那是鍛煉嘛,對吧,二百斤的大包扛上就飛快的跑,我記得我們有一次,一個小組六個人,裝一個三十噸的火車,裝小麥,大概是我們半個小時就裝完了,扛上那個包飛跑都是。

        記者:半個小時裝30噸?

        李洪信:一包是一百八十斤,九十公斤嘛,就是它是三百三十三包,這一個車皮,我們四個人扛,半個小時。

        記者:也不覺得辛苦?

        李洪信:那時候我覺得幸福指數還挺高啊。

        記者:為什么這么說?

        李洪信:那個就是你干完活了,就沒什么事情了是吧,我們就吃完飯休息的時候,當時一個干裝修的扎腰嘛,就鋪到地上,那塊磚一墊,休息一下睡的挺香。

        困境中,正是這種樂觀的心態讓李洪信沒有自暴自棄,他總是把這些難得的經歷,看成是磨礪自己的最好機會。受長輩的影響,李洪信在工作之余一直念念不忘讀書學習,20歲那年,他就進入兗州縣城關公社當了一名會計,三年后,李洪信便因為他的勤思好學、精明能干,被推選為了一家纖維板廠的廠長。

        記者:當上廠長以后生活應該比以前好很多了吧?

        李洪信:當了廠長怎么說呢,就是說你更辛苦了應該說是,那個時候我們是兩班,就是一天1個人,每天干12個小時。

        記者:當廠長還輪班干12個小時?

        李洪信:那我就說當時這個當廠長的時候,技術你也要管,生產也要管,對吧,銷售也要管,基本上我是月初去銷售工廠產品,中旬回家來管廠里的生產,那個月底就去收賬。

        記者:那這叫廠長么?什么事都自己干?

        李洪信:我們廠一直到這個九幾年還沒有業務員,我自己跑。那時候就是么呢,我對工廠的這個熟悉程度啊,就是每一個地方的螺絲是多大的,這個三角帶是多大的,我都能記得清清楚楚。

        記者:是不是可以這么說,您記廠里的東西比記自己家里的東西還清楚?

        李洪信:因為家里沒什么東西記嘛。就是工廠里的從頭到尾,沒有一個地方我不知道的,就說哪個地方壞了,你比方軸承,多大的,馬上就到倉庫去拿,就拿的來,就是不但管生產,管技術,管銷售,管點名,那時候就一個人全管了。

        1982年,由于工廠不景氣,李洪信果斷轉產造紙行業。他用當時跑了三個月才借來的3萬元貸款開始了艱難的創業路。

        記者:那時候貸款是不是特別難?

        李洪信:肯定不好貸,你3萬塊錢就是對你很大的面子了,你5萬塊不可能貸給你了。

        記者:那您這三萬塊錢都用在哪了?

        李洪信:3萬塊錢貸款就買了一點零件,是自己組,第一臺機器是自己裝起來的,就買了烘缸,網籠子,然后就在廢鐵堆里,挑那個廢鐵焊那個架子。

        記者:您就用自己組裝起來的機器來造紙啊?

        李洪信:造那個紙就是包那個,非常低檔的一個紙,包那個,農村包那個點心,走親戚那種,黑不溜秋的那種紙。

        記者:能生產出來已經很不容易了,您還有沒有印象第一張紙生產出來的情景?

        李洪信:哪有,第一張紙就跟喝醉一樣躺那個地方。

        記者:跟喝醉一樣?

        李洪信:累的,就不那什么了,就搞幾天幾夜不睡覺,那就說冬天棉襖上全是冰棍一樣。

        記者:您那時候就是親自干啊

        李洪信:一共就十幾個人,你不干,你在那站著指揮是不可能的,紙出來完全就,人就攤那個地方了,就是他在叫也叫起不來。

        記者:那時候不是因為高興的,也不是因為激動的,是因為累的。

        李洪信:累的,對對對。

        產品終于生產出來了,可是銷路又在哪里?李洪信,他這個身兼數職的廠長又開始當起了售貨員。

        李洪信:那當時你賣那個紙就是我們用自行車帶著送到那個農村的那不是有叫供銷社,就一令一令的紙賣嘛。

        記者:一令一令的賣?

        李洪信:那個時候成本怎么算呢,不是每一噸紙,是每一令紙的幾角幾毛幾分都全算的出來的,這不是開玩笑,真是請個工程師來,吃頓飯買點菜,買瓶酒,這個成本就上升的非常大。

        記者:就像這樣幾角幾分算成本的狀況,什么時候有改變的?

        李洪信:我那是到上海,推銷我這個產品,人家說到我們工廠來考察考察,這就把一個客戶,帶到兗州來,把人家放到這個旅館里,自己再回來,再組織生產,再搞實驗,搞了整整的這一整夜。

        記者:其實就是當時客戶來了,咱們都還沒有生產出符合條件的成品來?

        李洪信:對,就是從晚上到第二天早上凌晨,才把這個合格紙出來,基本上合格的紙出來,這樣就非常開心,人家就把這個從旅館里吃完早飯,帶到工廠,直接來看,一看這個紙還可以,這個時候是賣到上海去第一批紙,就自己搞了整整一夜就沒睡覺。

        記者:就這樣有了第一批大訂單?

        李洪信:對第一批訂單也就是一個車皮50噸紙。

        記者:50噸紙,是不是大家都很興奮?

        李洪信:大家都非常興奮,應該說是,對不對,原來從自行車帶著去送,用一個小汽車去送,現在一下子找了個這么大的客戶,自然就非常高興。所以說我們這個企業啊,也就說從一個不斷地這樣樹立信心,不斷地去超越自己,真正的是由小到大這么發展起來的。

        不斷的樹立信心、不斷的超越自我。李洪信帶領造紙廠由此步入了正規并打開了銷路。1994年,李洪信將兗州市造紙廠正式更名為山東太陽紙業集團總公司。然而,此時的造紙行業中也已開始了激烈的競爭,李洪信深知,如果不創新、不另辟蹊徑,他創建的這個"太陽"就沒有出路。于是,李洪信又開始跑遍全國尋覓新的商機。

        記者:您當時又發現了一個什么樣的商機?

        李洪信:就白板紙嘛,當時是非常高檔的包裝用紙板,那個時候就是,這個紙,就寧波造紙廠生產這個紙,倉庫里住麻雀。

        記者:怎么講?

        李洪信:那個意思就是說它根本就是生產出來就被客戶拉走了,排著隊去拉貨,就根本不用放倉庫,這個紙就不用進倉庫,所以說倉庫住麻雀了嘛。

        記者:就是貨源十分搶手?

        李洪信:那時候,他們就印鈔票一樣,說這個紙就跟印鈔票一樣賺錢。

        記者:所以您當時就心動了?

        李洪信:對,因為我們當時生產那個紙,黑色的那個包裝紙,檔次非常低嘛,你就是賣起來都費勁,應該說,這樣的好東西呢,別人就搶都搶不到這個產品,倉庫都住麻雀,你說這樣的產品你不去做,你做什么樣的產品,是不是。

        上馬新項目,首要面臨的困難就是資金嚴重短缺。至少兩個億的投資,這使得在事業上剛剛起步的李洪信望而卻步,他不得不另辟蹊徑?蓻]想到就是這個萬般無奈之舉卻鬼使神差的成就了太陽紙業 "中國包裝紙大王"的美名。

        記者:兩個億的投入資金,對當時的企業來說意味著什么?

        李洪信:不要說兩個億,就當時兩千萬都是很大的數字。

        記者:就這樣您還堅持上新項目,您周圍肯定有很多人不同意吧?

        李洪信:對,有的說你異想天開,有的說絕對不可能啊,沒錢嘛。

        記者:那資金不夠您怎么辦?

        李洪信:把進口設備換成國產設備。

        記者:換成國產設備?但是當時還沒有使用國產設備生產這種產品的先例,您這樣做會不會太冒險了?

        李洪信:那我們開始打算也是用進口設備,后來沒錢了嘛,只好把它換成國產設備,釜底抽薪,背水一戰。

        記者:那您當時是不是頂著巨大的壓力?

        李洪信:是,壓力。有壓力才有動力嘛,拼命干,那個時候確確實實比現在干勁還要足,那個時候。

        記者:雖然非常艱苦,但您最后卻成功了?

        李洪信:對,而且我們當時生產白板紙,涂布白板紙,第一個,全國第一家采用國產設備,

        記者:當時您有沒有想過如果不成功的話怎么辦?

        李洪信:如果這項目不能成功的話,那就肯定把原來那個小的拖垮了嘛,對不對,所以說這是背水一戰。

        記者:就是不允許自己失敗?

        李洪信:失敗了可能你就不是采訪我了,就該不認識我了,是吧?

        成功開創用國產設備生產高涂布白板紙先河后,李洪信帶領太陽紙業邁入發展的快車道。2006年,太陽紙業越洋握手世界最大造紙公司美國國際紙業,一舉跨入世界造紙最高端。而在這些輝煌的背后,李洪信卻絲毫沒有放松對環境的關注。

        記者:我們大家都知道,造紙行業是一個高污染的行業,我聽說,您在防治污染的這條道路上也經歷了很多曲折?

        李洪信:應該說比我企業的發展接受的曲折還多,制造的失敗還多。

        記者:有沒有讓您印象特別深刻的?

        李洪信:比方說我們開始搞的堿回收,開始引進設備,進口設備,老外呢,不懂草漿,當時很小一個企業,我花了七百多萬人民幣買了個擠壓機,用了不到半年,銹死了,不能壓了,這樣的教訓非常多。

        記者:是不是當時有很多人說沒必要花這么錢?

        李洪信:是,在環保上很多人說這個東西糊弄糊弄檢查就行了,實際我在環保上就是從來都把他當成生命工程來做,我就說這個造紙行業,那個企業的好壞,你就看他環保治理的力度和它取得的效果就證明這個企業是好是壞。

        記者:太陽紙業在環保方面現在能達到一個什么樣的水平?

        李洪信:你比方說,出工廠的水,COD(化學耗氧量)每升60毫克,出我們兗州這個水只有三十毫克每升,就在全國,就是世界造紙行業里也是最好的,因為我們化學機械木漿,中國第一個實現"零排放",所以我們投注的這個資金你都不可想象。

        記者:您投入了多少?

        李洪信:14個億。

        記者:14億人民幣?

        李洪信:對,應該說我們在環保做的確確實實,就包括我們的合作伙伴,就是美國國際紙業,它在全球是最大的造紙企業嗎,他就認為是你沒有比亞把這個環保做的這么好。

        記者:就是您現在的理念是企業的發展一定要與保護環境同步?

        李洪信:對,所以下一步我們就計劃在這行業之內怎么把他做成綠色的一個產業,做成低碳的一個行業,把它做成一個循環經濟的一個產業,對不對。這樣呢就是用最少的資源創造最多的財富,而且對環境的影響越來越少。

        我們擁有同一個太陽,太陽每天都是新的。李洪信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實現著自己對企業、對社會的承諾。他要在碧水藍天中延續他的太陽神話。

        記者:是不是應該爸爸是不是特別疼女兒?

        李洪信:對,兒子跟媽媽近。

        記者:真的嗎?

        李洪信:真的,女兒跟爸爸近。都氣我,有時候。

        記者:怎么氣你?

        李洪信:都說我是,他們說我更年期,說我更年期了。

        記者:為什么?

        李洪信:也是我不好,不能完全按他們要求。這個是讀博士,馬上就畢業,

        記者:這是二女兒?

        李洪信:二女兒,兒子也大學畢業了,他三個都是在美國上,提供一樣的平臺,我就跟我爺爺學的,在教育上舍得投資。

        記者:說實話像您這個年齡,好多人都是享天福了?

        李洪信:是,要按說應該享天福,也快了,等他們都回來,我就慢慢退二線了。

        記者:您這么大的企業,400億,1000億等著呢,你退居二線?

        李洪信:企業干好了,定位準確的話,你就干的不這么累,在這個行當里干了三十多年了,就想著能夠把自己的經驗啊,智慧啊,貢獻到這個行業里去。我這個人就是什么呢,不是太累,把目標設的不是太高,完成了過去的目標之后又一個新的目標出來了,不斷的去超越,也不是去超越別人,就要超越自己吧。

        日出東方,太陽輝煌。李洪信始終將超越自己看成是最大的成功,追逐著太陽一路高歌。我們衷心祝愿他能用太陽的光輝書寫出中國造紙業更美麗的樂章,帶領著太陽紙業再創新一輪的輝煌。(《風云魯商》)

          本文為《紙業網·紙業觀察》專欄文章,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全部或部分轉用,其他媒體不得改寫。經同意引用時,應保證引用內容與原文章內容語意一致。
        作者介紹
      《人物故事》是中國紙網開設的一檔以人物為主體的欄目。故事主人公定位為在中國造紙領域取得過突出成績的成功人士和知名人士。欄目緊扣“經驗”和“觀念”,通過人物的成長和拼搏歷程,分享他們的智慧與魄力,講述中國造紙人為中國造紙的強國之路所做出的巨大貢獻。
       ♦ 朱勇:四十而惑
       ♦ 成也商品敗也商品 印尼首富黃奕聰東山再起
       ♦ 許連捷 :靠衛生巾發家的男人
       ♦ 陳江和的“金鷹”攻略
       ♦ 張茵:天生要比男性更懂平衡術
       ♦ 看張茵如何撈到第一桶金
       ♦ 劉明明:造紙裝備領域的“鐵娘子”
       ♦ 黃奕聰傳奇:從小商販到紙業大王
       ♦ 鄧穎忠:讓企業家跳出最精彩的“舞蹈”
       ♦ 鄧穎忠:精彩人生三十年 舞出品牌之路
      Copyright @ 2000-2009.Paper.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紙業網加入收藏夾
      人妻[21p]大胆
      <form id="l53rd"></form>
      <address id="l53rd"><listing id="l53rd"></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l53rd"><address id="l53rd"><nobr id="l53rd"></nobr></address>

        <address id="l53rd"></address>

        <noframes id="l53rd"><address id="l53rd"><nobr id="l53rd"></nobr></address>